快看资讯网为你提供最新的娱乐资讯新闻
{/if}

首页美文小说正文

(已完结)——《一世情结三世缘》—(全文在线阅读)

快看小编2020-05-2219浏览量一世情结三世缘

【小说】【一世情结三世缘】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小说

在【糖果看吧】这个微信公众号,回复书号:7420,免费阅读全章节。摘选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 

 叶南弦的手下意识地抱紧了沈蔓歌。

    张音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将车速放缓了,看着前面忽明忽暗的灯光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路障眼前了,突然不远处传来了警报声。

    “那边抓到暴徒了,赶紧过去支援!”

    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眼前的人快速超那边移动过去。

    叶南弦和张音的心顿时松了一下,张音更是踩下了油门,直接跨过了路障。

    离开f国之后算是有惊无险了。

    张音第一时间把他们送到了境外,并且已经有直升机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叶南弦远远地就看到了萧钥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微皱,却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沈蔓歌还在睡着。

    萧钥看了一眼叶南弦怀里的沈蔓歌,慈祥的笑着说:“天气冷,我给她买了一件外套,一会给她穿上吧。包个被子毕竟不怎么雅观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这句谢了说的意思挺多。

    萧钥听明白了,却也没说什么,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老怀表递给了叶南弦,低声说:“快过年了,帮我把这个东西送给我的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母亲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萧钥的目光带着一丝悲伤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临终前留给了刘梅,希望她留个念想,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终究还是负了母亲的期望,找着她的亲生父亲,下了一盘好大的棋。这怀表据说是当年父亲给母亲的聘礼,我也是后来辗转之间才找回了这个怀表,本打算亲手交给父亲的,但是现在时机未成熟,可我不知道父亲还能不能等到我回归的那一天,所以请你代为转交,并且告诉他,他的大女儿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可大可小,况且现在萧钥的身份和动机不明,他不清楚自己把这个怀表还给萧老爷子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叶南弦犹豫的时候,沈蔓歌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是外婆留下来的?是外公给外婆的聘礼?”

    好像是没想到沈蔓歌会在这个时刻醒来,萧钥和叶南弦都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南弦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“冷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跳下了叶南弦的怀抱,毫不客气的将萧钥买的外衣穿上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的挺合身的。

    萧钥见她穿了起来,不由得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天生丽质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一点都不谦虚的说着,然后回头看着萧钥问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聘礼。”

    萧钥以为这两次的合作已经能够化解沈蔓歌对自己的猜疑,可是没想到她依然还是如此凌厉。

    沈蔓歌对萧钥的回答很满意,收敛了自身的气息,笑着说:“我一定会转交给外公的,放心吧。如果你真的只是想聊表孝心的话,这个愿望我自然会帮你达成,可是如果你有别的什么心思,别怪我到时候不念亲情。我把丑话先说在头里,免得到时候大家撕破脸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说的很直接,根本没有考虑萧钥能不能承受的住。

    萧钥顿了一下,笑着点了点头,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,沈蔓歌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之后,沈蔓歌就和叶南弦伤了直升机。

    直升机是私人的,印的却是f国的国徽,象征于皇宫的直升机。

    沈蔓歌他们上去之后,直升机就起飞了。

    叶南弦看着她低声问道:“这么难为她就不怕她是真的想要回归?”

    “想回归自然是好的,但是我就是看不透她。你看她的势力,在f国几乎可以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了,如此大的势力,总统居然不知道,而且她却没有帮着方泽夺权,这一点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。难道方泽不是她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是?她如果不是方泽的母亲,怎么会和你母亲长得那么相似?怎么会和你的dna吻合度那么高?”

    叶南弦直接反驳了沈蔓歌。

    沈蔓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:“可是她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儿子被欺负,经历了那么多却不出手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蔓歌,如果她真的不出手,方泽活不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萧钥在众人面前死亡的时候方泽还小,你真以为没有人护着方泽能够活到离开f国出来混娱乐圈?你要知道,就算三殿下当初还小,但是三殿下身后有亲生母亲为他谋划。要悄无声息的杀一个小孩子比杀一个成年人要简单的多,但是他们却没有成功,只是把方泽给赶了出去,这说明什么?说明有人在护着方泽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南弦这么说,沈蔓歌有些了然。

    “可是既然护着方泽,又为什么让他在外面承受那么多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作为一个王子必须要承受和经历的磨难。甚至我怀疑辛迪的死萧钥是知道的,而且很有可能有那个能力解救辛迪,但是她不会去救他,哪怕他对方泽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听到这里有些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方泽注定要继承总统之位的,先前我还有些不确定,但是在见了萧钥之后我就明白了,这是萧钥的意思,也是她的期望。作为一个总统,怎么可能传出和自己的助理有断袖之癖呢?所以在这一点上,辛迪就不能存在。更何况,辛迪是方泽的最后一丝温暖,只有他死了,而且死在三殿下手上,方泽才会彻底黑化,才会回来夺权,才能走上萧钥为他所铺设的道路。所以不管有没有于玲,辛迪都是非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的眸子有些深沉。

    这些宫廷之中的肮脏手段他真的很不想让沈蔓歌知道,但是那个人是萧钥,是沈蔓歌的大姨,是萧家的女儿,他就不得不让沈蔓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沈蔓歌的眉头紧锁,刚刚对萧钥存在的一点好感顿时被冲击掉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萧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方泽上位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让儿子上位,宁愿不顾儿子的幸福,这样也算是母亲?”

    沈蔓歌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叶南弦握住了她的手说:“蔓歌,有些人有些事儿我们都不知道,也不清楚其中的关系利害,所以你也不要为方泽打抱不平,更不要觉得萧钥有些残酷,毕竟我们不是萧钥,没有经历她所经历的事情,自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用意。只要她不会诚心害你,算计你就行了。其他的我们量力而为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顿时想起了萧钥的身世。

    一个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恐怖分子劫持,并且差点被枪杀,随后又被拐走的女孩,她的一生或许注定了不平凡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她经历了什么,承受了什么没人知道,在宫廷之中的诡异氛围下金蝉脱壳怕也是迫不得已的做法了吧。

    沈蔓歌心里突然有些复杂,不知道该怎么评判萧钥,正如叶南弦说的,她不是萧钥,没权利对萧钥的所作所为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但从亲人的角度上来说,萧钥对她还是可以的,这一点沈蔓歌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松了一口气,他就怕自己这个小妻子钻牛角尖出不来。

    “困不困?再睡会?到了海城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见沈蔓歌还是有些精神萎靡的样子,不由得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沈蔓歌靠在了他的肩膀上,低声说:“可惜了,我还打算回弦歌桃源居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吧,反正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叶南弦的声音十分轻柔。

    沈蔓歌觉得眼睛又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她的头一点一点的,迷迷糊糊的说:“我好像记起一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五年,听说你为我单独见了一个私家园林?我还没去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说完就睡了过去,这秒睡的速度让叶南弦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他的唇角微扬,低声说:“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沈蔓歌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飞机飞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到达了海城机场。

    沈蔓歌也打了一个哈欠醒来了,这时间掐的简直太精准了。

    叶南弦笑着说:“你倒是会醒。”

    “嗯,肚子饿了,正好出去找个地方吃点。”

    沈蔓歌现在这个样子像极了叶洛洛。

    叶南弦眉宇间含着宠溺。

    两个人下了飞机,从特殊通道离开了机场,本来打算在附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,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蔓歌,叶总,你们这是去哪儿回来了?”

    沈蔓歌微微一愣,随即转头就看到了胡亚新。

    胡亚新今天穿了一套利落的职业装,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嫂子?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接个客户,没想到遇到你们了。这事出去旅游了?”

    胡亚新有些八卦的看着沈蔓歌。

    沈蔓歌立马笑着说:“出去玩了几天,对了,我表哥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儿了,再过两天就出院了。不过还是需要静养一阵子。这不是要准备婚礼了吗?他死活要出院自己参与,我也拗不过他,就随他了。”

    胡亚新说起宋文琦的时候眉飞色舞的,一看就是恋爱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蔓歌很是欣慰的说:“我也回来了,到时候我会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,还能轻松了你?对了,我的客户还有半个小时才降落呢,走吧,我请你们两口子吃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胡亚新这熟稔的态度让叶南弦楞了一下,却不怎么反感,更何况胡亚新还救过沈蔓歌,他自然是没意见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朝外面走的时候,胡亚新突然拉着沈蔓歌,低声说了一句话,顿时让沈蔓歌的脸色都变了。

在【糖果看吧】这个微信公众号,回复书号:7420,免费阅读全章节。 
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