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资讯网为你提供最新的娱乐资讯新闻
{/if}

首页美文小说正文

优质精选爱情小说《少帅休妻吗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快看小编2020-05-2218浏览量少帅休妻吗

核心提示: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《少帅休妻吗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《少帅休妻吗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
《少帅休妻吗》目录

第1章 免费

第2章 免费

第3章 免费

凰网科技讯 北京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简文楼】

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0892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乐熙还不太习惯这样近距离的和他面对面,特别是他看着她的目光,没有了平时那样的尖锐与锋利,非常平静,平静之下甚至还别有深意。

“找到乐延凯了吗?”乐熙小心的问。

上次云参谋带人包围了乐公馆,最后还是让乐延凯跑掉了,乐延凯这些年在暗中养了不少死忠,都是愿意为他赴汤蹈火的,这些人用肉身做护盾,硬是保护着他脱离了困境。

尤墨染抽了口烟:“还没有,云参谋说,有人看到形似乐延凯的人逃出了山城,大概是去投奔宋派了。乐延凯现在没有了和宋派交换的筹码,就算到了宋派那边,也讨不得便宜。”

乐延凯没有死,而是逃出了山城?

乐熙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是喜是悲,她与乐延凯从小一起长大,十几年的感情刻骨铭心,她虽然恨他,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她并非真的想让他去死。

如果他可以离开山城,从此山高水长毫无瓜葛,那么一切就这样结束吧,她会把他的好哥哥形象从此封印,再也不会提及。

“我父母还好吗?”

“那边已经安顿下来了。”他这几天就在着手安排乐市长和乐夫人,乐公馆在经历过一场战乱后,现在还在修葺阶段,他将乐市长夫妇暂时安排在了他的一座别苑当中,“只是你母亲病得很厉害。”

“母亲病了?”乐熙着急的站了起来。

“不过,我已经请了医生,医生开了药让她好好休养。”尤墨染掐灭了手中的烟:“如果你想,你可以回去照顾她。”

“我想去照顾他们。”在这个时候,她不能不陪在父母的身边。

“好,我安排车送你。”尤墨染起身,“你收拾一下吧。”

尤墨染刚走到门口,衣襟就被一只柔软的手拽住了,他没有回头,静静的等着。

不过,身后迟迟没有传来说话的声音,他衣角上微小的力量一松,他的衣袖重新得到了自由。

乐熙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她和尤墨染之间,不管经历了什么,始终都那么生分,而她在这场变故后,突然也没有了继续追逐他的心情。

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吧,是她的跑不掉,不是她的也抓不着。

感觉到女孩默默叹了口气,尤墨染心中一紧。

长久以来,他习惯了她主动粘上来,可她真的放手了,他又觉得无边的落寞。

究竟是他习惯了她的出现,还是她已经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,她的疏离会让他觉得空虚,她退缩的样子又让他觉得生气。

他突然转过身,长臂一伸便将她拉怀里,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,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乐熙的眼睛倏然瞪大,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样逼近的脸,那浓密的眉毛,那深邃的眼。

他的手掌覆上来,干燥的掌心贴着她的眼睛。

她乖乖的闭上眼,默默的感受着他的吻。

他的龙舌灵活的撬开了她的齿关,在那片香泽之中肆意的席卷。

乐熙觉得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,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她既困扰又快乐,她的双脚软软的,仿佛没有了支撑点,只能本能的环住了他的肩膀。

他搂住她的腰,用力将她贴在自己的胸膛上,他与她的心跳交织在一起,分不清谁是谁的。

一个绵长的而掠夺般的吻,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。

直到于良的声音响起来:“少主……。”

门没有关,结果他看到了什么?

于良默默的退向一边,老脸忍不住一红。

乐熙急忙推开尤墨染,身上的衣服在刚才的缠绵中有些乱了,她的脸红扑扑的,一双大眼睛里水雾缭绕,风姿万千。

尤墨染伸出手,细心的替她整理了一个衣襟,声音中平静的好像刚刚那个吻只是她的错觉:“我让于良送你回去,那边我会安排人手照顾,你自己也多加小心。”

乐熙轻轻咬着唇,觉得自己的耳根都是红的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这几天要去趟外地。”

乐熙忍不住抬起头来,有些茫然的看着他,他这是在向他交待自己的行程吗?

感觉,怪怪的。

“一路顺风。”她慌乱不已,心跳乱了节奏,想了半天只憋出这一句话来。

“走吧。”

乐熙这才反应过来,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。

没走几步,他突然停了下来,乐熙一愣,不解的眨了眨眼睛,下一秒,她的左手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了。

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牵着她的手一路下楼。

尤公馆里佣人很多,大家有意无意的都会看一眼。

就连于良都抬了抬眼镜,不太自然的咽了一口唾沫。

虽然少主平时不缺女人,可是这样光明正大被他牵手的,乐小姐绝对是第一个。

乐熙一路浑浑噩噩的被他牵着,就像一只听话的小猫,直到被塞进车里,她才恢复了理智。

车门已经关上了,那个男人站在车外,一双浓郁的仿佛墨般的眼睛正注视着她。

乐熙趴在车窗上,想同他说点什么,可是说不出来。

直到车子开动,她的嘴巴还是僵着,她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要问他,可是这种说不出口的感觉简直要了她的命。

平时灵牙利齿的她,怎么突然间就语塞了。

“乐熙。”车子发动,已经慢慢往前行驶,而那个一直站立不动的男人突然动了动薄薄的唇。

“我想试试。”

最后几个字,很快被淹没在了汽车的引擎声之中。

司机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微妙,一脚油门踩下去,乐熙视线中的人影很快被甩了出去,紧接着越来越远。

直到看不见了,她才将头缩回来,端正的坐好,车子平衡,而她早就心跳如擂。

喜悦如同冬日里绽放的梅,芳香的花蕊在嘴角次第盛开。

他说“他想试试”,他想试着和她在一起,他想试着接受她。

司机不经意看了眼后座,只见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孩,脸上全是晶莹的泪痕,无声无息,哭中带笑。

尤墨染的这座别苑离乐家的公馆并不远,一个两进的院子,装修古仆。

院子里有假山有鱼池,很适合修养生息。

乐俊山的伤还处在调养阶段,沐晚开的药也十分管用,他的精神头倒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。

相比之下,李翠华的气色却是越来越差,自从她得知乐俊山命在旦夕的消息昏迷后,就被乐延凯派人关了起来,每天能活动的地点只有一间卧室,一日三餐有人送饭。

她不知道丈夫和女儿的消息,心急如焚,结果一阵急火攻心,导致整个人都垮了下来。

哪怕现在每天药石不断的供着,仍然虚弱不堪。

乐熙见到母亲,母女俩抱头痛哭了好一阵。

“我真的没想到,会收养了这么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。”李翠华想到乐延凯的所作做为,气得面色苍白,忍不住剧烈的咳嗽。

乐熙急忙倒了水喂她喝下去。

“母亲,大……乐延凯已经逃出山城了,现在下落不明,暂时不会对我们乐家构成威胁,现在山城由云参谋的人接管,等父亲伤好之后再接手大局,母亲,父亲在一天天好起来,你也要多保重身体。”

李翠华笑着摇摇头:“我这身体我自己知道,恐怕是好不了了。”

“母亲,别这样说。”乐熙声音哽咽:“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乐延凯他,执念太深。”李翠华心疼的望着女儿,“我原以为,可以安心的把你嫁给他,可他却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。熙熙,母亲只怕他不会善罢甘休,他喜欢你十几年,以他的个性,不会轻易放弃。虽然他逃出山城,但你平时还是要多加警惕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母亲。”

香儿送药进来,乐熙服侍着李翠华吃了药。

“熙熙,你和那个尤墨染,怎么样了?”

突然被李翠华问起,乐熙忍不住脸上一红。

李翠华叹息:“都怪我和你父亲,如果我们当初不抱着把你嫁给乐延凯的念头,他就不会走到这一步,孩子大了,总有自己的喜好和选择,我们不该干预,更不该替你私自定终身。”

“母亲,这不怪你。”

毕竟在出事之前,谁都不知道乐延凯狼子野心,乐家把他当儿子,他却把乐家当傻子。

母女俩又说了会话,李翠华便累了。

出门的时候,香儿忍不住忧心:“夫人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,小姐你也做好心理准备吧。”

有些病,并非药石可以治疗。

“母亲会好起来的。”乐熙已经失去了大哥,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,“我会好好照顾她,一定会让她好起来。”

有了乐熙的陪伴和照料,李翠华的气色果然日渐起色。

“尤墨染没有来找你吗?”李翠华吃了药,有了打趣女儿的力气。

乐熙红着脸道:“他去外地了,要去一阵子。”

“这次我们乐家能够脱险,多亏了他的帮忙,等他回来,我和你父亲要当面向他道谢。”

两人正说着,香儿就高兴的掀开帘子:“夫人,小姐,尤少主来了。”

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简文楼】

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0892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
请发表您的评论